万博manbetx账号

TEL: 400-990-0098 ENGLISH

新聞資訊news

產品選擇器

“新基建”與傳統基建需協同發力

“新基建”與傳統基建需協同發力

今年以來,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成為社會各界關注和討論的熱點,並被視為對衝經濟下行壓力、構築科技創新和產業升級基礎、建設現代化經濟體係的關鍵領域。當前及今後較長一段時期,如何把握“新基建”與傳統基建的邊界?如何推動“新基建”與傳統基建協同發展?這些都是亟待明確的問題。

基礎設施投資是穩增長、轉動能的重要抓手

 基礎設施是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基石。基礎設施投資,是推動經濟持續增長的主要動力之一,更是重大危機發生後拉動經濟回升、穩定經濟社會運行秩序的“強心劑”和“壓艙石”。回顧我國發展的曆程,無論是1998年積極應對自然災害和亞洲金融危機,還是2008年應對國際金融危機,加大基礎設施投資都是刺激經濟的一個重要手段,並產生了持續性影響。今年以來,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形成較大衝擊,在此情況下,我們應考慮將加大基礎設施投資作為穩定經濟運行秩序、暢通國內經濟循環的重要抓手。

 與此前通過傳統基建促投資、穩增長的做法不同,本輪基礎設施投資應強調傳統基建與“新基建”並重,雙擎驅動。既要充分發揮“新基建”保增長、轉動能、調結構、育優勢的重要作用,又要鞏固增強傳統基建的基礎能力,全麵提升基礎設施整體質量效益水平,拉動市場、穩定增長,走出一條有效應對衝擊、實現良性循環的新路子。

 新型基礎設施是以創新驅動為引領,以信息網絡為基礎,優化資源要素組織配置,承載經濟社會新供給新需求,支撐數字轉型、智能升級、融合創新等服務的基礎設施體係,包括信息基礎設施、融合基礎設施、創新基礎設施等。傳統基礎設施主要指鐵路、公路、機場、港口、管道、通信、電網、水利、市政、物流等基礎設施。實際上,新型基礎設施與傳統基礎設施是一個相對的概念,相對於上一個科技或產業發展階段,“新種育新苗”的新型基礎設施或“老樹發新芽”的傳統基礎設施,都應屬於新型基礎設施範疇。

 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演進,基礎設施的內涵、邊界也將隨之革新和拓展。5G、人工智能、物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等新一代通信技術,不僅會催生出工業互聯網、物聯網、數據中心等“新種育新苗”的新型基礎設施,還會極大地改變能源、交通和人們的生產生活方式,重塑產業分工的時空格局,推動傳統基礎設施更新換代,促進綠色能源、智慧公路、智慧鐵路等“老樹發新芽”的新型基礎設施快速發展。

“新基建”與傳統基建需共同發力

 我們強調加快推進“新基建”,並不意味著要弱化傳統基建,而是要立足當前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著眼於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將“新基建”和傳統基建統籌起來、一體推進,使“新基建”與傳統基建共同發力。

 一方麵,應對疫情衝擊、促進經濟回升,需“新基建”與傳統基建共同發力。

 現實地看,在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進程中,加強關係到脫貧攻堅、交通能源、重大水利、農業農村、生態環保、市政設施、社會民生、城鎮老舊小區改造等領域的傳統基建項目的投資建設,非常重要。受疫情影響,停工停擺的傳統基建項目數量多、投資規模大,涉及的就業人口多,盡快推動傳統基建項目複工開工,有利於盡快穩定經濟社會秩序、穩就業保民生。還要看到,在疫情防控常態化的背景下,持續發力推進國家規劃已明確的重大傳統基建項目投資建設,有助於補短板、強弱項、促增長,充分發揮有效投資關鍵作用,加快積蓄經濟增長動能。

 與此同時,加快推進“新基建”項目投資建設也十分緊迫。疫情影響同時催生了新消費、新需求,使以光纖寬帶、4G/5G、數據中心、雲計算等基礎設施為支撐的互聯網醫療、教育直播、在線辦公、公共服務等產業互聯網新興業態迅猛發展,當前亟需以增加新型基礎設施的供給來及時滿足這方麵的新需求,實現供需精準對接匹配。在這次應對疫情中,暴露出我國在重大疫情防控體製機製、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係等方麵存在的明顯短板,加速“新基建”亦有助於加強相關能力的建設。

 另一方麵,滿足高質量發展要求,需“新基建”與傳統基建共同發力。

 我國已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要統籌好“新基建”與傳統基建的關係。現階段,我國交通、物流、能源、水利、市政等傳統基礎設施網絡還存在諸多短板和不足,基礎設施供給在區域間、城鄉間、城市間、不同消費群體之間以及“建管養運”各環節之間,仍然存在發展不平衡、供給不充分等問題,基礎設施的整體質量、綜合效能和服務水平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需加快建設和改造升級。“新基建”則能夠大幅提升傳統基礎設施的質量和效率,助推智能交通、智能電網、智慧物流、智慧水利、智慧城市等蓬勃發展,而且其關聯的是智能製造、物聯網、車聯網、智能駕駛、無人配送等龐大的新興產業集群,以及5G終端消費、網絡教育、遠程醫療、網絡娛樂等潛力巨大的新興消費。因此,加速“新基建”有利於改造提升傳統產業,培育壯大新興產業,推動經濟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

統籌發展“新基建”和傳統基建的現實路徑

 在加速“新基建”的同時提升傳統基建,實現基礎設施高質量發展,需統籌協調好“新基建”與傳統基建,打好政策“組合拳”,統籌建立高效協同、保障有力的政策支撐體係,推動“新基建”與傳統基建融合發展,加快構建形成能夠及時響應和精準匹配不同結構或場景需求、具有強大適應能力與快速調整能力的基礎設施供給體係。

 一是及時謀劃“新基建”與傳統基建的頂層設計。目前,我國對交通、物流、能源、水利、通信等傳統基礎設施建設領域都編製了中長期網絡布局規劃或行業發展規劃,並建立了成熟的規劃評估和動態調整機製。但對於“新基建”,其發展態勢、建設思路和發展重點尚處於研究探索階段,缺乏必要的戰略考慮。當前,應著力加強“新基建”的頂層設計,盡快啟動“新基建”空間布局、目標思路、發展重點等重大專項規劃研究工作。同時,做好對“新基建”與傳統基建的規劃引導,以加快推進基礎設施高質量發展為目標,加強“新基建”與傳統基建頂層設計的統籌銜接。

 二是統籌協調“新基建”與傳統基建的時序、重點。加快推進“新基建”項目進展,並不意味著弱化傳統基建,傳統基建在較長一段時期內仍將在國民經濟體係中起著重要作用。需要看到,在財力、資源環境受限的前提下,兩者必須共同分享年度投資規模和資源環境容量。因此,無論是當前還是長遠,統籌協調好“新基建”與傳統基建項目的建設時序、重點、資源配置等,都顯得非常重要。各地應充分考慮不同時期經濟社會發展麵臨的形勢要求、突出問題和戰略支撐需求等,統籌考慮基礎設施體係短板領域和建設重點、存量升級和增量創新,以及土地、資金、人力等資源要素的配置能力,合理安排項目建設時序。

 三是加快建立高效協同的基礎設施建設政策支撐體係。同步推動“新基建”和傳統基建,需多措並舉、統籌協調,加快構建形成高效協同、保障有力的基礎設施建設政策支撐體係。要加大對戰略性新興產業領域的“新基建”項目和升級更新傳統基建項目的財政性資金投入;要推動資金運轉體係適應基礎設施建設領域的新情況新需要,統籌“新基建”和傳統基建全生命周期資金運轉,提升資金使用效率;要加強政策的協同調控功能,加大對“新基建”和傳統基建升級更新項目的土地、環保、能耗等方麵的政策支持;要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簡化審批流程,加強人才培養,優化相關技術規範和標準體係,加大基礎性、戰略性、前沿性技術攻關力度,加大新材料、新技術、新工藝的研發和應用。

 四是推動“新基建”與傳統基建融合創新發展。需順應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趨勢,著眼新舊動能接續轉換的發展要求,創新要素投入方式,加快推動“新基建”與傳統基建融合發展。一方麵,要推進“新基建”與傳統基建資源共享、設施共建、空間共用,充分利用傳統基礎設施網絡和經濟要素資源,統籌“新基建”與傳統基建的空間布局和要素連接。另一方麵,需充分發揮新一代信息技術的牽引作用,提高基礎創新能力,加強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先進技術在交通、能源、水利、市政等傳統基礎設施領域的廣泛應用,加快推進傳統基建數字化、智能化、綠色化升級改造,以“新基建”改造提升傳統基礎設施,或在傳統基礎設施的基礎上搭接新型基礎設施,實現融合創新發展。

來源:經濟日報